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公司

独家详解!“股东资金占用”十大模式:如何识别“康得新”们(上) | 添信咨询

小王说

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炒股

最近,“良康事件”(康定药业康定公司)再次向朋友们传授了极为深刻的教训。

对于“ 122亿存款去哪儿了”的灵魂折磨? Kangdexin(股票代号现已更改为* ST Kangde)尚未得到答复。

但是一波未解决的浪潮再次上升。最近,有媒体报道说,康迪斯汀的18亿员工持股计划违反了规定,并将杠杆率提高了5倍,其中有6亿已被强制清算。以前的白马股票现在已经完全冷了。

但是变成了A股的仅仅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

小汪@添信并购王整理出相关案例,发现A股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占据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确实不少,尤其是在2018年,控股股东的资本链在危机中,即使它还没有达到灰犀牛的水平,也足以引起我们的警惕。

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问题也引起了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交易所的关注。

5月11日,易慧满董事长出席了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并发表演讲。易主席在会议上说:“今年以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共立案28起公司及相关实体上市案件,其中13宗资本占用案和12项非法担保案。”

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还表示,将打击控股股东非法使用资金的行为。自2018年以来,深交所发现并处理了20起涉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使用资金的违规行为; 2018年2010年12月2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对* ST宝谦,* ST公信,* ST天业等三家公司公司的资金占用和违法担保行为进行了深度处理,并对责任者处以最高制裁。

监管对控股股东的资本拨款的打击也给了我们非常专业的示范。实际上配资网站,在2018年5月,深圳证券交易所意识到康德信的问题,并在康德信东窗事件之前很久发出了一封询价信。

小汪@添信Wang认为,我们可以为这些交易所查询中的分析方法做充分的案例分析,并更好地掌握财务报表分析的方法,例如系统地组织交易所如何识别问题公司提前?使用财务指标之间的哪些交叉检查关系?这些财务指标对业务有何深远影响?

随着控股股东的资本分配方式越来越多样化,复杂和隐蔽,这种技能对投资者也越来越重要。

在天心资本成员的案例研究机构中,新版的估值培训营已经进行了案例库的建设,并基于这种交流对大量财务报告查询框架进行了整理。通过最实际的案例,结合资本市场的表现,了解公司财务管理,财务报告分析和估值与各种陷阱之间的系统关系。

在下一个控股股东资金占用问题中,王小旺@添信并购将着重从以下三个方面分析控股股东资金占用问题:

首先,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方式有哪些?

第二,交流通常可以提前发现问题。那么,交易所发现公司个金融风险的方法是什么?

第三,哪些业务活动集中在财务指标的后面,以及如何恢复它们?

由于问题的严重性,文章无法明确解释。在本文中,王小@添信王将重点解决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问题。关于如何识别资本占用和财务指标背后的业务活动的方法论问题,Xiaowang @添信代购汪将在后续文章中继续进行分析。希望以更系统的方式了解相关问题的小型合作伙伴配资平台,也可以加入资本成员并与我们讨论。

首先让我们看看一些控制股东占领上市公司基金的常见模式(许多情况涉及多种资本占用模式,具体分类基于首次出现或严重程度)。

01

通过保理业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1.1

Zangge Holdings:资金是通过保理业务间接流向关联方的吗?

随着金融创新的不断涌现,控股股东从上市中占用公司资金的方式变得更加“富有创意”。在Zangge Holdings的2018年审计报告中,它向我们展示了资金如何通过保理业务流动。

Tibet Holding的2018年度报告由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发布了合格的审计报告,因为上市资金公司可能会通过公司投资被控股股东间接占用。由于资金流的复杂性,Xiaowang @添信买汪通过下图简化了每个人的具体流程(注意:实线表示股权控制关系,而虚线表示资金流):

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炒股

具体来说,桑格控股有限公司的独资子孙上海桑祥从供应商和客户ABCDE获得了总计18亿元的应收款。随后,使用18亿应收款购买A保理公司持有的目标资产管理计划的收益权,A保理公司的目标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方向为公司 B保理。 C对应收账款保理合同的收益拥有多重权利。

但是,这些应收账款保理业务的合同收益的保理人恰好是18亿应收账款的债务人。换句话说,这18亿应收帐款通过清单公司子项公司最终传给了原始债务人。

随后,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向Z阁控股发出了询价信。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询价函的内容,部分应收账款债务人ABCDE 公司与保理公司 B和C有关。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上市公司以进一步说明公司上图中涉及的]与列表公司等相关。

尽管经常应收帐款债务人ABCDE与Zangge Holdings的控股股东有关联关系,但尚未确定,但如果这样,那确实是一种相对隐蔽的资本占用方式。

1.2

ST天业:控股股东通过保理业务占用9.87亿基金

除天鸽控股外,ST天业的控股股东还利用保理业务占领了公司 9.87亿美元的上市资金。但是,ST天业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方法较为简单和粗鲁。

ST天业在2017年年报中披露,2017年进行了保理业务对外借款25.93亿元,公司子公司天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公司外部借款0.8352亿元。年度审计会计师表示,他无法判断上述业务的真实性和外部贷款的资金去向。

随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询问信,询问其资本占用是否与控股股东有关。 ST天业在对上海证券交易所询价函的答复中称,某些业务对象与控股股东有关联关系。公司控股股东占用了大约9.87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后续还款)。

2018年12月2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对ST天业的资金占用和违反担保行为进行了处理,并对相关责任人实施了最高制裁。

此外,上市公司公司的控股股东也有上市公司公司资金的非经营性占用,并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了巨大的保证。从2017年5月到2018年11月,上市公司公司违反法规,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提供总计1 1.67亿美元的担保,占公司 2016年净资产的61%。

02

通过外国投资获得公司资金

还有许多控股股东公司上市,这导致上市公司进行了一些没有商业实质的投资。实际上,资金最终流向了控股股东。 * ST Baoqian和* ST Tianma属于这种情况。

2.1

* ST宝谦:实际控制人通过外资损失了近73亿公司。

2018年12月2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对* ST宝谦,* ST公信,ST天业等三家公司公司的资金占用和违法担保行为进行了深度处理,并对相关责任人给予最高制裁。

其中,* ST Baoqian的实际控制人庄敏长期使用外资和其他方法对上市的公司基金进行套利,导致公司提取的减值准备金和坏账准备金总额接近73亿元。让我们看一下它占用公司支上市资金的具体操作:

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庄敏带领公司投资了深圳楼通宝实业有限公司公司,深圳安维克电子有限公司公司和其他9家公司,从2016年到2017年公司的总投资额约为3 2.75亿元,占公司 2016年经审计净资产的74.86%。

但是,截至2018年4月,除了两个公司正常运行外,其余公司均处于半停止状态。因此,在2017年,公司个上市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为2 9.86亿元,商誉减值准备约为7.93亿元,占公司的绝对值2017年净利润的48.的87%是公司在2017年遭受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

此外,庄敏还通过应收帐款和预付帐款转移上市公司资金。其中,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26.27亿元,占2016年净资产的55.20%,应收账款涉及多个客户长期未成立,对其经营能力和还款能力存有疑问,后续应收账款能否收回尚不确定。

预付及其他应收款为15.0.9亿元,占2016年净资产的34.49%,存在追回风险更大。 公司上述款项共计34.79亿元坏账减值准备,影响公司 2017年损益33.75亿元,占公司 2017年净利润的绝对值值43.65%。

此外,包括* ST Baoqian的控股股东在内的股东没有履行约定的履约承诺,实际控制人非法占用了上市公司的收益。

目前,* ST宝谦已被停牌,这也是实际被告人杀死的公司。

2.2

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炒股

* ST天马:控股股东通过外国投资等方式吸纳了公司近32亿资金。

4月4日,* ST天马发布了《关于确认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本金和还款计划的公告》。公告显示,2017年至2018年,实际控制人和关联方通过商业可疑交易占用了公司笔资金,造成公司实际亏损23.人民币79亿元。

同时,控股股东也以公司的名义进行了违法借款和非法担保,并被起诉,估计损失约8.4亿元。向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提出的公司索赔总额为3 1.83亿元人民币。

具体而言,在2017-2018年期间,上市公司公司的控股股东领导了上市公司发起了一些对关联方没有任何商业实质的投资,同时又向关联方付款而没有累计超过20亿。

同时,控股股东也以上市公司的名义对外借款并提供违规担保,但上述借款资金并未流入上市公司,而是流向了关联方。派对。借款和非法担保总额超过80亿美元。

03

虚拟交易,占用列出的公司个资金

还有许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通过关联方与上市公司进行虚拟交易,以达到转移和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目的。

3.1

同德化工海南海药:虚拟交易和第三方交易“过桥”,将资金转移给控股股东

2018年11月13日,深交所宣布发生6起违反海南海药(000566))资金挪用,未履行复审程序和对外担保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况。第三条“桥梁”为控股股东提供资金。具体而言:

海南海耀子公司海口市制药厂于2017年4月25日向客户重庆金赛支付了1亿元。该银行的资金流量汇总为活期账户支付,但没有实质性交易背景

重庆金赛将于当日向新嘉投资支付1亿元,新嘉投资将于2017年5月3日向重庆金赛返还1亿元。重庆金赛将在2010年向海南海药的控股股东支付1亿元。收货之日。深圳市南方同正投资有限公司公司。

在上述资金流转期间,重庆锦赛相关银行账户内无其他大量资金进出。资金流向显示,海口药厂支付的1亿元最终转移到了同正南部,成为控股股东的非经营性资本占用公司。

此外,同德化工还因其“ round回”占领第三方公司上市资金而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批评。

2016年1月5日,同德化工向宏图建设支付1500万元。当天,宏图建设以贷款方式向华城房地产转让1500万元,华城房地产为同德化学的关联法人。它由列出的公司位执行人员和实际控制人公司共同控制。

3.2

新疆昊远:以预付关联方名义借入资金5.3亿

2018年9月26日,由于控股股东占用资金,新疆昊源及其关联方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公告,新疆浩源通过预付材料和向实际控制人关联方借入资金,共向实际控制人关联方支付了5.3亿元资金。具体来说:

新疆昊源于2017年6月至11月以预付材料的名义向新疆友邦保险支付了1.7亿元,共5笔交易,分别于2017年12月和2018年3月全部收回。收到24 0.13日利息38万元。 2018年1月至2018年2月,新疆昊源及其控股子公司公司上海远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再次通过三笔交易向新疆友邦保险3.借入资金6亿元。 2018年4月20日,新疆友邦保险归还了贷款的全部本金和利息。

新疆友邦保险每日占用资金最高的一天是3.6亿元,占新疆昊源2016年经审计净资产的4 0.04%。新疆浩源未能及时履行上述关联方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信息披露义务。

04

与控股股东公司的非运营基金交易

通过其他应收款等帐户与关联方的非经营性交易也是控制股东占用资金的相对传统且常见的方式。

2018年7月21日,* ST工信披露公告,上市公司公司与控股股东控制的公司反复进行非经营性资本交易,累计发生金额0.16亿元。 ,占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公司 23.63%,截至公告日,余额9.98亿元已被占用。

同时,公司也违反规定为控股股东提供巨大保证。截至2018年7月21日,上市公司公司及其子公司公司为控股股东及其所控制的公司提供了多重担保。总额达到5 9.06亿元,占公司 2017 13 7.37%的经审计净资产,担保余额46.15亿元,逾期担保1 1.700百万元。

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炒股

05

盗用或以公司名义贷款的名义伪装

还有许多上市的公司控股股东的资本分配方法甚至更糟。他们优先于列出的公司的内部控制,并以列出的公司的名义为他们借钱。大损失。

5.1

前山制药机:实际控制人长期违反规定,侵犯了上市公司公司的利益

5月11日,千山制药机械发布公告,深圳证券交易所已将公司 股票的停牌决定从5月13日延至公司于2019年5月10日。请投资者支付注意投资风险。

千山制药机械在2018年的财务报告中发布了“无法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潜山制药机械2018年净资产为负18亿元。千山药业股票的停牌与实际控制人对上市公司资金的长期占用有关。

根据千山药机2017年年度报告,千山药机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向华,千山药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高于公司的内部控制,导致失败责任分工和制衡机制。千山药业公司违反规定,发生巨额私人贷款(以上市公司的名义),关联方的资金占用,外部担保以及无法解释的基金收支,以及由于逾期债务和其他原因,造成千山姆公司参与了许多诉讼。

根据其2017年年报,截至2017年底,刘华山(实际控制人刘向华的弟弟)已占用千山制药机械26亿元资金,未完成审批手续私人贷款和信息披露义务6.余额为9亿元,外部担保余额(不包括公司的担保)2.余额为63亿元,未满足审批程序但未履行及时的信息披露义务。

从今年开始,一方面,许多上市公司被暂停或终止,而空壳股票的投资风险进一步增加;另一方面,并​​购市场正在蓬勃发展。据统计,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1300多项并购活动,是去年同期的2.的6倍。

并购热潮能否挽救退市的势头?对于投资者而言,空壳股票仍然具有投资价值吗?对于主要业务疲软的小市值公司,是否有机会通过重组实现绝地逆转?

在200个在线课程中,我们系统地分析了每个人的政策的边际变化,分析了公司的上市路径,融资路径和资本运作平台当我们讨论了在国内外有多少家公司上市或重组时,如何选择多层资本市场上市,如何最大化估值/融资以及如何最小化时间成本/合规风险。

5.2

ST中南:违反规定发行票据并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

自2018年10月31日起,由于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未能履行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以及资本占用等问题,ST中南也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其他风险警告。执行内部批准和决策程序。

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市公司公司非法发行商业承兑汇票1.15亿元,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9.8亿元,实际由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占用。3.的总资金余额为15亿元人民币。具体来说:

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尚未履行正常的批准和决策程序,并以公司的名义发行了商业承兑汇票,仍由第三方持有,其累积面值为RMB 1.15亿元。

清单公司和自贡未执行正常的批准和决策程序,并在担保书,担保合同和其他法律文件上加盖了公章。主要债务人是公司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及其子公司公司,参股公司和实际控制人陈绍忠。

根据初步统计,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述对外担保约为人民币9.8亿元(约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 2.57%)。

自2018年1月1日起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炒股,上市公司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通过指示上市公司公司子公司公司收取并支付给第三方,从而占用了公司的资金。截至2018年6月30日,已动用资金总额为3.15亿元。

5.3

* ST Xifa:原始控股股东以上市公司的名义借钱

此外,由于原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西藏发展公司也将股票简称更改为ST Xifa,并进一步更改为* ST Xifa。

由于原始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导致了涉及诉讼的上市公司,西藏发展于4月10日更名为“ ST Xifa”。主要对西藏发展原始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进行了划分。分为两部分:

部分原因是原始控股股东天一龙兴以上市公司的名义向外部借款并占有该股份,从而导致涉及诉讼的上市公司。截至本公告发布之日,本次诉讼涉及金额2980万元(不含利息),上述款项尚未转入公司帐户;

另一部分是当地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确定的公司原始控股股东,直接或间接通过其他方式占用980万元的资金。

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炒股

随后,由于无法表达会计师事务所的意见,ST Xifa实施了退市风险警告,证券简称更改为* ST Xifa。

06

从控股股东那里借出资金并作为股东的共同借款人

还有许多直接通过从控股股东那里借钱来分配上市控股股东公司资金的方法,这些方法更简单,更粗鲁。此外,某些列表公司也违反了将列表公司用作自己的共同借款人的规定,因此列表公司将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6. 1

安通控股:控股股东担心股票清算并非法占用27亿资金

5月16日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炒股,安通控股宣布,它于当天收到黑龙江省证券监督管理局的警告信。证券监督管理局表示,安通控股有两个非法问题。首先是由上市公司公司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三个公司共向实际控制人郭栋泽提供了[2]4.76亿元,已于4月30日归还;此外,实际控制人还违反规定签订了担保合同,为个人提供了2亿元资金的连带责任担保。

安通控股大股东占用资本的重要背景是实际控制人的资本链存在问题。截至2018年底,上市的公司控股股东郭栋泽和郭东升的股权质押比例分别为9 1.48%,8 9.08%,为避免股票质押和清算,列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反复使用sub 公司从列表公司借钱。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上市公司公司的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尤为严重,这与2018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资本链问题息息相关。

6. 2

* ST上升:控股股东通过关联方基金借款和联合借款占用4.57亿基金

2018年11月2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 ST高盛及关联方实施纪律处分。主要原因是关联方对资金的使用。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告的信息,* ST高盛非法向关联方借入资金1.82亿元;同时,从控股股东和其他关联方2.作为共同借款人的第三方借入的上市公司 75亿美元将用于建设实际控制人拥有的项目。具体来说:

2018年4月26日,高盛集团分别向其实际控制人魏振宇,顺日兴和龙明远的关联方支付了9000万元和9200万元,用于实际控制人关联方华西云游项目的建设。

2018年6月30日,宜然鑫代表实际控制人向高升控股偿还了1.81亿元。 2018年7月1日,高盛控股将1.81亿元转让给宜然新。上述高盛集团自有资金借给实际控制人魏振宇的关联方的行为构成了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共计1.82亿元。

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高升控股及控股股东的关联方作为共同借款人向第三方借款。资金全部用于华西云游项目的建设,形成了非关联方。占用的经营资金为2.75亿元。

(本文摘录自《资本成员资格》的内容。对于越来越多的系统案例和对控股股东资本占用方式的分析,您可以参考《资本成员资格》)

07

小王评论

2018年,A股上市公司爆发了大量控股股东的资本链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就很充分了。

小汪@添信并购王总结了一些控制股东资本占用的常见模式,包括控制股东资本占用的相对隐性占用,包括因分解业务而对上市公司资本的占用。通过外国投资套现公司资金和虚拟交易,占用公司上市资金等。

还有许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甚至更严重地利用资本占用资金,从而凌驾了上市公司的内部控制,导致上市公司发行了违反以下规定的商业承兑通知书法规,甚至以清单的名义公司借钱,提供担保等。

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炒股

证监会和交易所都对相关问题表示了足够的重视。

5月11日,易慧满董事长出席了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并发表演讲。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