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公司

高杠杆玩家深陷危局 民间配资夹缝寻生

在金融去杠杆化的背景下,配资杠杆持续下降,并且配资 公司中的一些已经开始考虑转型。 “进入一级市场和半市场可能会成为一种趋势。将来,资产方面将需要做出更多努力,以帮助客户找到高质量的资产并改善其并购逻辑。”业内人士说。

在灰色地带徘徊的人们配资一直具有帮助股市起伏的“效应”。当市场状况良好时,场外交易配资助燃了火焰。但是,在结构性市场下,许多中小型股票缺乏流动性,导致一些公司上市大股东打破了资本链并面临竞争。

在金融去杠杆化的背景下,配资杠杆持续下降,并且配资 公司中的一些已经开始考虑转型。 “进入一级市场和半市场可能会成为一种趋势。将来,资产方面将需要做出更多努力,以帮助客户找到高质量的资产并改善其并购逻辑。”业内人士说。

成本为王

“现在这取决于谁的成本低。如果您负担得起,您将生存,如果您无法承受,则将死亡。”从事配资业务的李都(化名)在《中国证券报》的记者面前叹了口气。

李杜是75岁以上的人,曾在上海的一家组织中担任合伙人。除了积极的投资管理外,配资也是李渡公司的日常业务。自2017年以来,他们减少了对A股的积极投资,仅对香港股票进行了积极投资,其业务重心已转移至配资业务。

李渡的公司与其他非政府组织配资不同,它不是做小生意,而是专门为大股东从事配资,其最低分配额至少为几千万元人民币。 。李都说,他们公司聚集了很多牛三,配资的规模达到了数十亿元。

自2017年4月以来,A股市场屡屡上演“闪电崩盘”,其中许多壮股和空壳股也出现了暴跌。李都认为,在结构性市场条件下,中小票据缺乏流动性,股价下跌,大股东找不到同伴,资本链无法流通,因此将出现“闪电崩盘”。

根据李渡的介绍,许多大股东以高杠杆购买贝壳。购买空壳后,他们将进行股票的认捐;在认捐资金后,他们将自行进行股票的投机。例如,大股东持有的股票的市值为20亿元人民币。认捐后,他们将获得10亿元和12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然后以1:3或1:4的杠杆率配资使用这些资金获得40亿到50亿美元。人民币资金。通过资金促进议价芯片的集中控制,提振股价。

一旦股票流动性陷入长期低迷,参与者将面临巨额成本。 “这是关于成本的。当有大量的市场资本时,自购和自售的比例将为20%-30%。不太丑。”李都说,逆转的成本包括佣金,印花税和资本占用。成本。此外,还有抵押成本和配资成本。前者的年利率为7%-8%,后者的年利率为12%-15%。

“根本变化和推高股价的效果无法跟上高杠杆资本成本。资本成本和到期日的不匹配很容易在糟糕的市场中放大并形成恶性循环。 ”李先生直言不讳地说,现在公司个主要股东非常困难。

除了基本面和市场风格变化等因素外,某些公司股价暴跌可能与前十大股东的信托产品(尤其是单一信托产品)的存在有关。 “通过配资筹集的许多资金将使用信托来生产产品。”李渡坦率地说。

李都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强有力的金融监督下,杠杆资金的来源受到极大限制,信托产品现在受到特别严格的控制。 “过去,信托产品的杠杆率可能是5倍甚至更高。现在,必须降低杠杆率大于1:1的信托产品,并且必须清算60%的信托帐户。信托帐户非常残酷,并且没有给出预定的时间。金钱即将被清算。许多人来找我们接受配资炒股受益上市公司,这也表明市场还没有触底。”

一位资深信托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根据新资产管理条例的要求,现有项目的信托杠杆率配资过高,其到期日不能延长。我们会提前通知客户。股东必须找到其他接管方式,否则信托将结清头寸。当然,这些是单个股票的释放风险,不会形成系统性风险。”

李杜认为,近期本地化市场调整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上市公司大股东频繁进行清算公司。贝壳价格跌至合理范围,这也是市场真正清算的时候。 “在全面流通的时代,当大股东公开或隐含地使用配资杠杆时,股票市场一阵风起云涌。但是潮流起伏不定,过去的原因导致了今天的情况。结果,以及成功或失败的杠杆。”

p>

灰色区域

金伟(化名)是配资 公司在杭州的销售总监。他在四个月内将配资业务的三个“所有者”更改为。金伟先后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发了三张不同的名片。其中一张名片显示,他的组织是Shanghai Ruiman Asset Management 公司(简称“ Reman Capital”)。该机构涉嫌为绿苑投资的发起人上海兵通提供场外交易配资。

记者从《中国证券报》获得的《绿苑投资》股东名册显示,在上海炳通举牌前三个月中,新增加的股东中有3家是在国家信托管理的产品上购买的。大规模。法院投资了超过1000万股。随后,这三个信托产品和保荐人上海宾通投票反对重选绿苑投资董事会的提议。据了解,这三个信托产品的受托人分别是郭文峰和曹Ca。曹涵是瑞曼资本的股东,也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金伟介绍说,公司 配资在2017年8月提供了高达10倍的杠杆,在2017年9月提供了9倍,在2017年12月提供了5倍。自2018年3月以来,“普通配资提供2-3倍的杠杆,则SSE 50目标的作用可以达到4倍以上。”

配资 公司的正式利润模型相对简单,主要涉及利率,有时还会产生收益分成或咨询费。李都说:“一般来说配资炒股受益上市公司,每月的利息分为两部分,一些大股东(每月的利息)也可以做到。但是,如果有利润,就会增加10%的份额。资本成本是8到10分。”

“场外配资属于灰色区域,总是有一些人在向开放空间玩猫和老鼠游戏。”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 2015年,证券市场发生了重大调整,场外交易配资引起了广泛关注。中国证监会已经对场外交易配资进行了清理和整改。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难结束这种行为。刘俊海说:“ 配资通常不是正规的金融机构,当然也没有执照。”

根据英科国家财富管理法律服务中心执行董事李伟律师的说法,OTC 配资也称为私人配资,“法律不禁止OTC 配资,并且认为OTC 配资平等如果主体之间的合同关系不损害公共利益或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则不影响合同的法律效力,但不影响中国证监会根据部门法规。两者是不同的法律关系。”

李渡在灰色地带徘徊,有自己的一套“行为守则”。例如,不要触摸价格高的股票,不要成为陌生人,不要列出公司信用贷款担保等。在去杠杆化的背景下,李渡也在考虑转型。 “考虑进入一级市场和半市场。例如,进行并购基金和股票基金。这是配资 公司的趋势。未来,资产方面将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来帮助客户找到高质量的资产并改善它们的合并逻辑。”

刘俊海认为,“从防范金融风险,允许金融市场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使资本市场对投资者产生财富影响的角度出发,非处方配资不应该被支持。在这方面,需要加强投资。参与异地配资时应更加谨慎和独立。该行业应加强自律,监管机构应联合起来消除盲点和真空区域。”

李玮认为,场外交易配资促进了证券市场泡沫的产生和风险积累,但也反映了民间资本对证券市场的投资需求。 “资金本身不是风险的基本因素。与虚假信息,市场操纵,内幕交易和其他非法活动作斗争是基本措施。”

可悲的离开

根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7月以来,已有40多家上市公司公司遇到大股东股票认股权触及清算线的问题。其中,公司的一些股东遭到了洲际石油天然气公司,皇家集团,天宝食品等的强制清算。

2018年1月31日,长期盘整的天光中贸股价开始下跌。截至3月29日,交易被暂停,累计下降4 2. 66%。 4月9日,天光中贸再次恢复交易,截至4月11日,收盘价收于4.每股35元,已较2月1日9.每股开盘价“减半”。 公司证券部门先前曾说过,确实有公司个股东通过杠杆收购了公司 股票。 公司的股票价格下跌后,无法补仓,并且平仓。

天光中贸集团于4月9日宣布,由公司第二大股东邱茂国持有的股票正处于司法冻结期间,暂时不会被质押者清算。根据先前发布的公告,天广众茂于2018年4月3日通过调查发现,第二大股东邱茂国的公司 3676 2. 590,000股股份均于4月2日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集团收购。人民法院将于2020年4月1日获释。

根据公司的最新公告配资公司,截至目前,邱茂国持有公司 3676 2. 590,000股,占公司的总股本1 4.的75%。其中,有3670 5. 7,800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1 4. 73%。邱茂国认捐的3490 5. 780,000股股份已清算,占其总股本公司的9 4. 95%和14%。与邱茂奇一致行动的人邱茂奇担任公司的董事长,持有公司 893 1. 590,000股,占总股本3.的58%。目前,他们都已认捐并已到达清算线。强制清算的风险。

在这方面,一位私募股权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当传统利益(如增持,并购和重组)不起作用时,一些大股东并不在乎被司法部门冻结。避免强制清算的系统。

DEA通用航空的控股股东Wutong Xiangyu也存在类似情况。其所有股份于4月11日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五通象屿目前持有770,000股上市公司 653 8.股份,占公司 2 [9]总股本的66%。 k7],并已承诺648 3. 6,700万股。在2017年11月6日恢复交易之前,DEA通用航空一直处于长期高位和横盘整理中。恢复交易后,自2017年12月5日起暂停交易,股价下跌了4 8. 23%。

根据Eastern Choice的数据,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的案例急剧增加。上半年只有15个,下半年只有32个。自2018年以来,这一数字已高达51户。

“我拍了一张票,但它是由散户投资者钓鱼的。人们了解到,您必须每天结束时抓紧价格。许多大股东都需要在市场结束时拉低股价,只是为了避免踩到股票警戒线。”上述私募股权公司表示。

资本链断裂通常意味着大股东。 4月10日,天光中贸发布了关于其变更控制权的公告。 公司第一大股东陈秀玉和第二大股东邱茂国于2018年4月8日与受让人签署了转让股份的意向书。预定的受让人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由陈秀玉及其同伙陈文端持有的公司股份的15%。陈秀玉和邱茂国同意协助拟受让方在其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时重选公司董事会,并协助该拟受让人取得对公司董事会的控制权导演。

“闪烁的股票”瑞康股票也面临同样的情况。 2017年11月20日和2018年1月31日,瑞康公司瑞康,联华健康和天下智慧的两次“闪电崩盘”跌停,引起了市场的强烈关注。 2017年11月20日“闪电”出现后,瑞康市负责人夏建同仍然对微博宣称“一切都很好”。但是配资公司,2018年3月31日,瑞康公司发布了关于变更实际控制人的公告,夏建通在接管瑞康股份一年半后宣布退出。

公告显示,3月30日,瑞康股份的控股股东瑞康体育的控股股东瑞康控股与深圳市神力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简称“神力源”)签署了协议。 “),瑞康控股将瑞康体育100%的股份转让给后者。

瑞康体育持有瑞康2 2.的18%的股份,而夏建同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股权转让完成后,深圳力源将直接控制瑞康体育间接控制上市公司 2 2.的18%的股份。列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从夏建通更改为李明。神力苑表示,未来将以电线电缆行业作为瑞康的主要主业,成为重点业务。夏建通在2016年11月上任后,正是想改变的业务。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