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配资推荐

道可特视点 | 以案说法——一文读懂配资合同纠纷

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

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

指南:2018年1月16日,深圳市金融法院审理了第一起非处方融资合同纠纷案。这是深圳金融法院成立后在前海首例公开宣告的案件。 2015年6月上旬,爆发了由股市灾难引起的场外交易配资合同纠纷,呈现井喷态势。在中国经济特区-深圳,中国最活跃的经济和金融创新以及深圳市中级法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事行政执行中-特别突出。当年第16次会议上的“场外股票融资合同争议”,为深圳市场上的场外股票融资案例提供了宝贵的指导。 2017年12月,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全国首家专业金融法院深圳金融法院在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正式落成。巧合的是,深圳金融法院的第一起案件是场外融资案。北京道科特律师事务所的纠纷解决小组分析了场外股票融资和法律纠纷的常见模式,以便为读者提供参考。

场外股票融资,也称为“场外配资”,仅表示借钱炒股票。术语“场外交易”是相对于证券公司保证金交易和证券借贷业务而言的。在实际操作中,通常以“ 股票帐户交易委托协议,股票 配资合同,投资咨询协议,贷款炒股合同,委托理财合同,合作业务合同,信托合同,等”。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颁布的《审判异地股票融资合同纠纷指南》对此进行了定义:异地股票融资是指法人,自然人或其他融资方应支付一定数量的现金或某些市场价值证券作为保证金的组织,配资方将自有资金,信托基金或其他来源的资金借给融资方进行交易股票,并固定或按比例收取利息和管理费。融资方将购买的股票和保证金转移给配资作为担保,设置警告线并关闭头寸线,并且配资一方有权通过强制出售股票的合同来偿还资产的市场价值达到清算线后的本金和利息。

一、一般合同模型

在实际操作中,通常显示三方(在某些情况下为双方)的参与:融资方(炒股人),配资方(投资方)和第三方(名义帐户持有人) 。合同名称和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但大多数内容都同意融资方应支付一定比例的现金或等值货币股票作为担保,并按照约定的倍数从配资一方借入资金。存款和配资资金已转入第三方帐户。融资人应进行股票交易操作,融资人应承担股票交易操作的风险。 配资当事人按照固定比率或利润比率收取利息和管理费。为了确保配资方资金的安全,融资人将购买股票和保证金作为担保,并确定补充和清算的界限。 配资方有权在股票的市场价值达到止损线后强制清算。仓库以确保本金和利息的安全。

具体模式如下图所示:

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

2017年,股市反弹。尽管严格禁止通过软件配资进行操作,但是一般的私人配资治疗相对温和,并且私人非处方药配资显示出恢复的迹象。

二、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股票场外交易融资的看法

股票配资合同 效力_贷款炒股和配资_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

1.《证券法》和国务院的《证券监督管理条例》以及其他主要法律和行政法规并未阐明场外交易的非法性配资。即使不能将部门规章作为否定合同有效性的依据,它仍然表明国家不主张甚至严格禁止异地配资。

2.《证券登记和结算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投资者不得提供自己的证券账户供他人使用。该法规将对法人实体的借贷账户的禁令扩大到包括自然人在内的所有交易实体,这严重破坏了使用证券账户质押担保的交易模式。

3. 2015年6月1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加强外部访问证券公司信息系统管理的通知》,要求证券公司对其管理进行自我检查。对信息系统的外部访问。并重申:“每种证券公司均不为任何机构或个人通过在线证券交易界面进行场外配资活动或非法证券业务提供便利。”

4. 2015年7月1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清理和整顿非法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要求证券公司和信息系统服务提供商严格执行实名制。帐户系统和请求信息系统服务提供程序不得添加新客户。

三、异地股票融资合同争议案例和解释

(一)确定合同的效力

1.被视为无效合同

根据深圳市中级法院司法委员会民事行政执法专业委员会于2015年11月发布的《异地股票融资合同纠纷处理指南》(以下简称“指南”) ,场外股票融资该合同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2条(四)和(五))规定的情况,应被视为无效。

从司法实践的角度来看,无论所签合同是“投资顾问协议”还是“ 股票账户交易委托协议”或其他名称,深圳司法管辖区的法院都遵循了准则。 ,只要实质性要求满足股票 配资的实质性要求,就将其确认为“场外股票融资合同争议”。尽管合同是双方真实意图的真实表达,但合同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损害了社会。为了公共利益,法院认为合同无效。

示例如下:

([1)深圳市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在莫明华与牛冰之间的异地股票融资合同纠纷案中[(201 6)粤0391民初字号224]意见:第1号。 《证券法》第80条规定,禁止法人非法使用他人账户从事证券交易;禁止法人借出自己或他人的证券账户;第166条第1款规定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投资者委托证券[ 公司证券交易,应当申请开立证券​​账户,证券登记结算机构应当按照规定,以投资者的名义为投资者开设证券账户。 ]《监督管理条例》规定,证券公司受委托为客户开设证券账户的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的管理,根据证券账户管理规则,检查客户姓名或名称和身份的真实性。同一客户开设的资本账户和证券账户的名称应一致。以上规定应是强制性和有效的。其次,《证券法》第122条规定,证券的设立必须由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审查批准。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证券业务。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证券公司应当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和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为客户买卖证券提供保证金交易服务。也就是说,否批准经营证券业务应属非法证券活动。因此,场外股票融资合同违反了《证券法》,《 股票证券监督管理条例》中关于股票帐户实名制的规定,禁止非法借出证券帐户,并禁止未经批准的相关规定。经营证券业务规避了证券市场的监管,加剧了市场风险,在市场剧烈波动时容易发生纠纷。因此,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场外交易股票客观地破坏了金融和证券市场的秩序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损害了社会的公共利益,属于第52条(四)和(《合同法》第五)条,应被视为无效合同。[1]

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_股票配资合同 效力_贷款炒股和配资

2.被确认为有效合同

以张长芬与司应军在浙江省的场外股票融资纠纷为例。 2014年,两人签署了“贷款合同”,实际上是一项场外股票融资合同。司应军为股票的运营提供了200万元的有偿贷款,司应军提供了50万元的保证金,并以张长芬的名义开设了一个证券账户。司应军负责股票的运作,而​​张长芬无权干预股票的运作,只要市值仍高于预期规模。当其达到约定的市价以下时,司应军必须在第二天补仓,否则他将失去经营权,张长芬有权清算该头寸以确保本金和利息的安全。 …

上述案件是典型的“场外股票融资合同纠纷”。浙江省基层法院和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均裁定该合同有效。

基本法院的观点如下:合同中规定的贷款和担保金用于股票的操作,这实际上是双方之间就贷款目的达成的特殊协议。目前,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异地配资合同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规定以及有关证券账户实名制和证券账户不贷出的有关规定,只是行政法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应尊重当事方的自主权。贷款合同和贷款合同补充协议均合法有效。

宁波市中级法院的观点如下:张长芬和司应军在本案中签订的合同称为“贷款合同”和“贷款合同补充协议”。在《民事案件起因条例》中,此类纠纷未列为单独的起因。因此,一审法院将本案起因列为合同纠纷,这是不适当的。关于张长芬上诉所涉及的合同的效力问题,涉及张长芬和司应军的真实意图表明,他们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这里的强制性规定是指强制性强制性规定,而不是行政性强制性规定。因此,司应军认为,本案所涉合同无效,缺乏法律依据。

在此案中,张长芬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和二审判决,因此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重审申请。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合同效力的判决,驳回了重审申请。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意见阐述如下:

关于张长芬申请再审引起的案件起因问题,此案二审一、承认张长芬与司应军签订的合同分别被称为“贷款合同”和“贷款合同”。补充协议”,实质上是一种场外融资性质的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民事案件起因规定》中没有将此类纠纷列为单独的起因。因此,一、二审将此案的起因列为合同纠纷,但未将此案的起因确定为私人贷款争端。它不仅符合《民事案件发生原因规定》的规定,而且没有否认本案合同的异地融资性质,这是正确的。

关于张长芬的重审申请,张长芬的重审有关合同申请中提到的“异地股票融资合同纠纷的处理指南”不能作为本案的依据;大量场外交易和场内融资合同引起的高杠杆确实是2015年股市崩盘的重要原因。场外融资合同是非法的。但是,对于此类合同,国家主管部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15年7月12日。《关于清理和纠正证券业务活动中违法行为的意见》采取的纠正措施是敦促证券公司规范外部访问信息系统,实施实名证券账户系统并消除账户借贷,并禁止建立证券账户等子账户,子账户和虚拟账户等,这些措施不足以确定这种非法合同当然是无效的。本案涉及的合同是基于张长芬和司应军的真实意图,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这里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的强制性规定,而不是管理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张长芬的重审申请被认为与本案有关。合同无效,缺乏法律依据。 一、二审判决确定该案所涉及的“贷款合同”和“贷款合同补充协议”是有效的,并且是不适当的。

从浙江省的股票 配资争议案件来看,该合同被认为是有效的。

3.法律推测

我们检查了一些使合同无效的理由,如下所示:

(1)违反帐户的实名制,构成借贷或使用证券帐户,主要包括:

《证券法》第80条:“禁止法人非法使用他人的帐户从事证券交易;禁止法人借出自己或他人的证券帐户。”

《证券法》第166条:“委托证券公司进行证券交易的投资者应申请开设证券账户。证券登记结算机构应当按照规定以投资者的名义担任投资者。开一个证券账户。

《证券监督管理条例》第28条:“证券登记结算机构委托证券公司为客户开设证券账户,并应按照证券规定账户管理规则,报告名称或名称的真实性应予以审查;同一客户开设的资本账户和证券账户的名称或名称应相同;证券公司不得提供客户的资本帐户或证券帐户供其他人使用。”

(2)未经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而违反了保证金融资和证券借贷业务的特许经营条例,主要包括:

《证券法》第122条:“证券公司的设立必须由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审查和批准。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从事证券业务。”

《证券法》第142条:“证券公司根据国务院的规定以及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为客户提供买卖证券的保证金交易和证券借贷服务。”

思考和分析:以上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点是基于以下事实:场外股票融资合同违反了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还是违反了强制性监管规定?场外股票融资合同是否损害了公共利益?

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强制性规定分为强制性强制性规定和行政性强制性规定。 2009年颁布的《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四条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的强制性规定炒股配资,进一步限制了强制性规定。 “有效强制性法规”不仅旨在惩罚违法行为,而且还否认其在民法和商法中的效力。它们必须基于法律和行政法规的明确规定以及对公共利益的损害。违反规章将导致合同。无效的。强制性行政法规旨在管理和惩处违反法规的行为,但并不否认《民商法》中这些行为的有效性。违反“强制性行政法规”不会导致合同无效。因此,“违反法律并不意味着无效。”

为区分强制性效力条例,中国人民大学王立明教授提出了三点规则:首先,违反法律和法规将导致合同无效或没有根据,规定的效力为当然; 2.尽管法律法规没有规定违反本规定将导致合同无效或没有根据,但如果违反本规定使合同继续有效,则会损害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并且还应该是有效性的规定;第三,法律法规没有规定违反本规定将导致合同无效或毫无根据。如果违反此条款使合同继续有效,则不会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而只会损害当事方的利益股票配资,这是一项禁止性条款。这里的禁止规定是行政规定,只有违反行政规定的合同才被视为有效。

尽管配资合同真实地表达了双方的意图,但还是使用了单独的异地配资合同,以三分法则和确定该合同无效性的法律依据进行了分析。合同应该是强制性的行政法规,而不是有效性。性强制性规定。也可能无法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合同继续有效,将会损害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因为单个合同的影响相对有限,并且可能仅损害当事方的利益。合约。但是,当配资 炒股成为更为普遍的社会现象时,其对社会的影响显示出多重影响。因此,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配资过高是股票市场过度敏感和动荡的主要原因之一。通过确认合同的有效性来拒绝和打击这种行为将有助于消除场外股票 配资行为。因此,基于场外股票融资合同违反强制性有效性条款的确定是基于2015年股市巨大波动的背景,由于资本的治理而具有更大的政治意义。市场和对社会影响的考虑。

(二)确定合同有效/无效后的处理

合同的有效性或无效性基本上不会影响有争议财产分配的公平性和正义性。从深圳的大量案件可以看出,虽然合同无效,但法院在判决中仍然遵守当事人的约定。责任划分的思想考虑了合同的约定,当事方的履行情况,当事方的过失程度,并结合了场外股票融资的市场背景,交易特征,损失因果关系和可操作性,以确保获得合同纠纷。公平公正的解决。

从合同纠纷的起因来看,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1.不返回利润。合同结算期到期后,配资帐户中的股票的市场价值未触及合同中约定的股票清算行,融资人要求配资人退还押金和投资收益按照合同。 配资人们出于各种原因拒绝退还押金和投资收益。这种情况相对罕见。

以黄某文和中*复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深圳前海合作区公司场外交易股票融资合同纠纷为例(例如,岳民3093 2016年199号)。 ,出资方黄某文和配资方中复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复利公司”)签署了《投资咨询协议》。 ,交易系统HOMS已由监管机构下令关闭,该交易系统已于2015年9月关闭,交易将于10月30日不可用,直到合同执行期于2015年10月26日到期之前,仍会产生大量利润融资人要求配资分配利润并退还保证金,但配资拒绝的原因如下:(1)交易系统由于国家政策原因而关闭,无法控制交易的行踪资金和由于特定的股票 tr无动于衷和现有的剩余资产,拒绝分配利润并将押金退还给原告。 (2)融资方使用其批准的证券投资方法来确定和独立进行股票交易,因此,由此产生的风险和后果应由其自己承担。配资一方不能继续使用HOMS系统进行证券交易交易,并且协议的各方不能清算所涉及的帐户是由于国家政策的变化以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配资和杠杆配资的严格禁止,而不是其自身的过错。

配资缔约方还主张,应依法追回融资方获得的“非法利益”,配资缔约方不应对自行垫款归还财产负责。

配资的上述原因未得到法院的支持,二审法院的意见如下:

尽管由于政策变更,该案例中涉及的场外股票融资合同应被视为无效,但合同双方的责任应根据协议和合同的履行来处理。根据发布的股票帐户数据,所涉帐户股票的市场价值未触及合同中约定的股票清算行,而根据Huang自己的计算,所涉帐户属于该合同的2015年10月26日,到期日股票的市场价值也高于2015年9月30日的股票的市场价值。也就是说,无论计算什么时间节点,股票的市场价值所涉及的帐户尚未触及合同中约定的股票清算行,因此黄某文要求复利公司按照合同归还存款和投资收益。法院对此表示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九条,当事人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的利益的,应当将取得的财产归还国家。或归还给集体或第三方。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之间没有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而且复利公司也未能证明该案所涉资产实际上已被国有化。因此,复利公司认为不应退还黄光裕非法获得的利益。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受该法院的支持。

2.损失纠纷。在履行合同期间,股票巨额亏损导致该头寸被强制平仓,或者该头寸应平仓但不平仓(包括无法平仓的客观条件),其中一个要求另一方退还存入或赔偿损失。

贷款炒股和配资_股票配资合同 效力_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

在大多数场外交易(k5)融资合同纠纷中,损失纠纷占多数。由于篇幅所限,案件没有一一列举。归因和判断的原理总结如下。表格供读者参考。

配资炒股合同的效力认定

Daoket律师事务所的争议解决小组建议,涉及异地股票融资合同争议的各方应收集并保留必要的证据,作为计算损失,要求退还和要求赔偿的基础。代理律师应当充分考虑委托人的要求和证据支持的充分性,积极协助整理涉案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确保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

[1]莫明华与牛冰之间的一审民事判决,广东省深圳市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201 6)粤0391民初字第224

过去的文章

回顾过去的问题

通往Daoket环境的道路|忧郁,三分;看着天空,动量就像彩虹

道科特专业化道路|工匠的心,精湛的工艺,专业的胜利,最终的追求

Daokete商业伙伴的策略| 60个机会,与所有人一起深耕,共建未来

道科特分公司的策略| 60个非凡成就,非凡成就和Daokete共同创造了业务蓝图

通往Daoket的道路|权威发布道克特三年发展计划(2018-202 0)

关于作者: 股票配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